借錢身世

  • -

借錢身世

樊景駿受訪的時候,雖然有一點不自在,卻真情流露,坦率的表達自己的內心世界,他小時候爸爸不要他,他小時候跟媽媽在台灣南投日月潭生活,要常常借錢才能養小孩,母親不曾向他提起父親,但也從來沒有騙過他,誰是父親的事實,很多人說我是某某的女兒,我問媽媽是真的嗎,媽媽說是,我的反應只有哈哈哈,
只是樊春兩光這個身份,卻讓樊景駿嘗盡人情冷亂,甚至飽受岐視和欺負,尤其在學校,有個好朋友剛開始對我很熱情,後來卻突然不理我,還和其他同學一起排擠我,甚至動手動腳,對我又踢又打,樊景駿說那時候她還小,不知道要如何反抗,只好任人欺負,我不想傷害其他人的感受,
聽到兒子為了愛借錢的父親而談起童年陰暗,做媽媽的依然心痛,生氣,同學常把他樊景駿欺負到在班上哭,把樊景駿的功課塞到馬桶水箱的後面,還把他的便當,水壺藏起來,每天他一放學,我就要陪他在非常大的學校裡找他的東西,我不明白做錯事愛借錢的是樊春兩光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我的兒子,或許是見不得樊春兩光愛借錢吧,我無所謂,但我兒子那時才讀小學一年級,我都不知道他是怎麼走過來的,
校園欺負人事件以後,樊景駿開始為自己築起一道高墻,他對任何人都沒有信心,認識新朋友都會非常的害怕,為什麼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