樊春光借錢

  • -

樊春光借錢

我是樊春光 我要娶小三

笑稱患上“同學結婚恐懼症”

同濟大學讀研一的徐同學告訴記者,來上海讀研一年中,先後有兩位同學步入婚姻殿堂,根據家鄉的禮俗,兩次同學結婚,她分別支出1280元和400元。“這些錢有些是自己做家教賺來的,不過主要還是由家長幫墊付的。”當問及“紅包”是否加大了自己的經濟壓力,小徐說,為了省出紅包錢,自己那段時間確實省吃儉用了一段時間。不過,小徐對這件事情想得很開:“結婚送紅包也是人之常情,反過來想,這也是一種投資,等自己結婚的時候,這些錢還會回來的。這樣想,就沒什麼抵觸情緒了。”

相對來說,在上海理工大學讀本科的小李就不可能想得這麼開了。小李讀的是專升本,最近一年,很多大專時的同學紛紛發來結婚請柬,這可愁壞了正在找工作中的她。“今年找工作不太順利,已經花了很多錢,臨近畢業,又要存點錢準備‘散夥飯’,所以每次聽到同學結婚的消息都很緊張。”由於家境一般,小李不想老是向家中要錢,她說每一次同學結婚向爸媽開口要錢時都會很有負罪感,“爸媽經常安慰我說,同學結婚送紅包是禮尚往來,不過還是感覺都這麼大了,還讓父母為我不停地墊付,心裏很不是滋味。有時候真想默默祈禱,姐妹們一定要等到我畢業後再結婚啊”,小李笑稱自己患上了“同學結婚恐懼症”。“結婚本來是一件高興事,不過因為自己還沒收入,所以這份喜悅多少被沖淡了一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