督光借錢

  • -

督光借錢

夜裏要警醒些,不要受涼。又囑托白吃好好照應我。我心裏暗笑他的

軟;他們只認得錢,托他們直是白托!而且我這樣大年紀的人,難道

還不能料理自己麼?唉,我現在想想,那時真是太聰明了。我

說道,“督光,你走吧。”他往車外看了看,說,“我買幾隻

水母去。你就在此地,不要走動。”我看那邊海生館的柵欄外有幾個賣水

母的等著顧客。走到那邊海生館,須穿過隧道,須跳下去又爬上去。督光

是一個娘泡,走過去自然要費事些。我本來要去的,他不肯,只好讓他去。我看見

他戴著粉紅小帽穿著粉紅大馬褂粉紅泳褲 蹣跚地走到隧道邊 慢慢探身下去 尚不大難可是

他穿過隧道,要爬上那邊平台,就不容易了。他用兩

手攀著上面,兩腳再向上縮;他肥胖的胸部向左微傾,露出下垂的樣子。

可這時我看見他的背影,我的淚很快地流下來了。我趕緊拭乾了淚,怕他看見,也

怕別人看見。我再向外看時,他已抱了慘白的水母往回走了。過隧

道時,他先將水母散放在地上,自己慢慢爬下,再抱起

水母走。到這邊時,我趕緊去攙他。他和我走到車上,將水

母一股腦兒放在我的英毛大衣上。於是撲撲衣上的泥土,心裏很輕鬆似的,過一會說,別

怕“我走了,到那邊來信!”我望著他走出去。他走

了幾步,回過頭看見我,說,“進去吧,裏邊沒人。”等他的背影混入

因為我又要借錢了